寶包|狀況不斷的孕期 懷孕真的很累人啊

這篇算是回顧28歲孕少女的懷孕過程,因為要封肚了,還是詳實地記錄一下,往後才能拿來說嘴!(懷孕生小孩這種事情真的可以說嘴一輩子啊XD)

先短暫快速地回顧第一胎好了,懷第一胎是25歲。一開始是一直乾嘔,誤以為是準備會議論文壓力太大,但是月經遲到所以才去驗孕,結果就是深深兩條線,從此人生軌道開始轉變。初期都在乾嘔,加上台北的夏天來得早,有種中暑感,所以初期都待在家繭居,然後胃口很差,完全不想吃東西,最高紀錄(?)一天只吃兩包海苔跟一碗粥之類的。撇除乾嘔、胃口差、中暑感之外,沒有什麼狀況,體重掉到少女時期的歡樂體重。中期乾嘔狀況消失,胃口還是沒有回覆,開始長痘痘,滿坑滿谷的痘痘,不論是臉上還是背部,非常恐怖,一路伴隨到我生完小孩坐完月子才開始慢慢消退。大家一看到我就說懷男生齁,對啦,賀爾蒙就是這麼神奇。九月大概是個明顯的轉捩點,我記得九月一號換新房間,安置好家當後晚餐去吃燒烤,第一次開始有想吃東西的慾望。然後就開始舒服的孕中期,雖然胃口還是很小,但已經開始吃東西了,而且有精神可以四處趴趴走,去了東京蜜月然後開始玩寶可夢,過著充實的運動生活。後期就更舒服了,肚子小身體輕盈,沒什麼身體不適的狀況(除了滿身的痘痘)就這樣一路舒服愉快到生產。

這胎呢… …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大了,還是多了大寶要照顧的關係,覺得過得特別辛苦,狀況也特別多

這次很快就知道自己懷孕了,因為是在預期的做人計畫中,乾嘔也很快就來報到了,跟上胎一樣呀… …這次就有心理準備了,乾嘔就乾嘔,沒胃口就沒胃口,初期快點多瘦一點。我那時候還開心地打著如意算盤。可惜的是一開始也一樣過得很厭世,只想躺在床上,偏偏那是紐約陽光燦爛正舒服的夏日啊!好幾場出遊都是勉強自己爬起來出門,要是錯過了就太可惜了!(看看今年的武漢肺炎只能宅在家迎接春天的我們更是慶幸去年有好好的玩)

除了乾嘔、沒胃口,還有厭世之外,另一個大挑戰下背疼痛,算是舊疾復發?或者是因為懷孕鬆弛激素分泌的關係?總之我的尾椎區域超級無敵痛,走路會痛、彎腰會痛、站著會痛、坐著也會痛,各種痛,甚至躺著也會,我不斷的換床睡、甚至跑去睡地墊、換姿勢、墊枕頭等等都難有改善。我真的隨時都在哀哀叫,出遊也因此受到很大的阻礙,因為坐車跟走路對我來說都很容易引發疼痛。常常開心的出去,回程就是一路哀嚎(?)在產檢的時候提到這個問題,他們就拿了一份資料建議我去看整脊師,於是就開始我的復健之旅。

脊骨神經醫學Chiropractor,源於美國,有正式的學位、執照還有公會,他們相信脊椎端正與否會影響神經進而影響身體健康,透過手技來幫忙調整脊椎與骨骼。在美國需要醫師的指示才能去看復健,但是病患可以自己去整脊診所看診,不需要醫師指示。其實整脊有點被主流醫學排除在外的感覺XD整脊也很像台灣常見的「喬骨」,我在台北有看過兩次很紅的喬骨盆,他的證照就是美國的整脊,所以手法很像。另外我在台南還有看中醫診所的喬骨,手法和美國的有點類似,但中醫會有針灸、拔罐等療程。

我去了好多次整脊,感謝我的保險,我每次只需要付10美金即可。一開始蠻密集的一個禮拜去兩次,但他的手法都差不多,算是慢慢幫我調整脊椎。我主要痛的部位都是尾椎偏右的地方,而部分原因可能是因為我的脊椎歪了,一高一低而且身體有點一前一後(整個很歪...)每次去調整脊椎都有比較對稱的感覺,但是疼痛這部分只會消去一點點,而且只要我又坐的久一點、站的久一點,還是會痛得生不如死。所以後來我就沒去了,因為我覺得只能認命等孕期結束… …

其實越到孕後期,尾椎疼痛的狀況有稍微減輕,不會一直、隨時都在痛,但是很多動作都還是會引發痛感,有點像老人一直不斷閃到腰的感覺XD我試過瑜伽、試過多做點橋式增加背肌,但真的效果有限,會痛就是會痛TT然後現在生完真的就再也不痛惹!這個尾椎疼痛真的是一大魔王,因為讓我行動力大幅下降,家事、運動、出遊都受到很大的影響。連帶的也讓我變得超愛泡澡,因為泡在熱水裡面比較可以緩解疼痛,後期幾乎三天兩頭就泡一次XD

另外在12週的時候我突然出血,那時候剛好到家,我覺得自己突然下面流出一些液體,一開始以為是自己漏尿,還擔心怎麼這麼早就開始漏尿(因為孕初期很頻尿)結果一到廁所一看,居然是一灘血,非常驚嚇,因為在上一胎完全沒遇過這種狀況,也知道孕初期的出血美國不會做什麼措施,不像台灣會開個安胎小白球之類的,美國完全就是放置play,叫你多休息。但已經12週了啊應該已經進入穩定期了,慎重起見,我打電話給診所,得到萬年不變的答案:多休息、多躺,如果還持續有出血再打給他們,於是我就恩恩ok好喔再見。然後真的認真的在床上躺了一個月,好啦其實也不是真的躺,但我停止去健身房一個月,那時候其實有在上瑜伽還有barre還有重訊,原本想要有一個超健康運動的孕期,結果從那次出血後就註定不可能了。然後平常在家真的能躺則躺,回顧照片就發現很多Mosa的照片角度跟背景都差不多,因為我都是在床上拍他,他會自己拿書或玩具來床邊自己玩,這時候真的很感激我生了個天使寶。其實只是一次的出血,但我那時還是很緊張。

除了上述這些,中後期最可怕的是妊娠糖尿,我測糖水沒有過,那時候測的是一小時,隔兩天就接到診所電話通知我沒有過,而且數值超出太多,不用複檢(三小時那種)直接去糖尿病診所報到。美國的婦產科只負責基本產檢,有哪些問題他們就轉到什麼地方,obgyn就是只負責懷孕產檢這部分。所以妊娠糖尿要去糖尿病診所、下背痛要去看整脊師(廢話,婦產科醫生當然無法處理啊)、我提到心臟有二尖瓣脫垂而且孕期常心悸,他就叫我去心臟科掛號,後期胎兒過小他們就幫我掛高風險婦產科照超音波。所以我整個孕期看了非常多醫生,多到我覺得把這三年來美國的看醫生額度都用光了

妊娠糖尿我在第一胎是邊緣值,只被叫去多注意飲食,上點飲食衛教課,就結束了,雖然老公有在注意我的飲食,但當時沒什麼胃口,能吃就該謝天謝地了,所以也沒特別不吃什麼。這次則是大爆發,一開始我還懷疑是不是因為我禁食超過八小時,空腹太久。因為晚上七點多吃完晚餐我就沒有吃東西,直到隔天九點測血糖,所以等於空腹十二小時,這樣對糖的反應可能更大。但其實真的就是妊娠糖尿啦QQ

要說的是,妊娠糖尿主要是懷孕造成的胰島素抵抗,讓胰島素無法正常運作來分解血糖。並不是因為吃太甜吃太多醣而導致妊娠糖尿,同樣的飲食在未懷孕的時候可能不會血糖超標,但是懷孕造成的胰島素抵抗才導致血糖過高。當然妊娠糖尿的療法就是飲食控制、多運動,透過降低醣類攝取來避免血糖升高。然後多喝水多運動。第一次去糖尿病診所報到我就覺得慘了,因為我聽說都要開始用血糖機測血糖。果不其然被發了一台機器,然後一天要扎手指四次。在使用教學時,測了第一次血糖,結果高達107,我那時候算空腹(早餐只喝了一杯emergen c維他命),他們立刻很緊張。我也很緊張,我說我後天就要回台灣三個禮拜了,有一段時間無法回診,他們只好要我線上回報血糖數值然後開長效型胰島素讓我帶著以備萬一。

回台灣時就變得很痛苦,我熬過了乾嘔時期,胃口正差不多回來了,要回台灣盡情享受美食的,結果卻處處受限,身邊所有人都超在意我吃了什麼,正餐還好,但水果、點心、手搖飲料都被嚴格監控。重點是台灣的飲食真的很難減醣(好啦我也沒多認真減)所以得到一堆爆表的數值。其實中間也一直不斷的嘗試,比方說每個小時都進食(ex.一杯手搖飲料喝三小時),讓血糖波動不要太大等,後來每次扎手指都有種在等開獎的感覺。扎手指這件事也從前一兩天的覺得好痛喔,要深吸一大口氣,到後來完全無感。產後在醫院的時候也要在監控血糖,那時候更是隨便人家扎的沒關係,還可以繼續睡XD

回美國後去回診,就被說數字太難看,需要開始施打胰島素,這時候認真開啟我的妊娠糖尿控制人生,胰島素從4單位起跳,三餐前十五分鐘施打,所以除了一天扎四次手指頭之外,還要打三次針。一開始我完全不敢自己打,只能叫老公幫忙打,偏偏有時候完全沒感覺,有時候卻很痛,只好開始練習自己打,至少覺得痛的時候怪不了別人。一樣一開始要深吸好幾口氣,到後來越來越熟練,一氣呵成,看著留下不少針孔的大腿覺得自己有點像吸毒者啊。

一開始的胰島素療程讓我覺得很挫敗,我覺得應該打了之後就不應該超標,而且我也有飲食控制,應該數值都會過關才對,但事實卻不是這樣。然後劑量從4提高到8,我有點抗拒提高劑量,覺得這代表我飲食沒有控制好,才會需要更多的胰島素來幫忙,然後常常因為吃不飽、想吃東西(後期胃口整個大開)而脾氣很差。有時候會嚴格的只吃三餐,到最後就有點半放棄了,三餐吃什麼不重要,打完胰島素測完血糖,中間點心開心吃、大吃特吃!

其實越到孕後期胰島素抵抗會越嚴重,一樣的飲食我在後期血糖數值卻變高,所以其實是必須隨著孕期調整胰島素的。我後來就看開了,醫生叫我調多少劑量我就調多少,一路從4,8, 12, 14,到後來調到18。並不是因為我飲食控制沒做好,而是我的身體需要更多胰島素幫忙。解開這心結之後,吃東西就比較愉快了。甚至有一天去紐約市午餐吃握壽司,居然也沒超標,可能是那天走了很多路吧!喔,至於運動,其實運動應該有助於血糖不要升那麼高,但我所能做的運動最多就是飯後去洗洗碗,多多站著,就是我的極限了。一來是我的尾椎實在禁不起運動,二來是,現在是冬天啊!!外面動不動就零下x度,我怎麼去飯後散步啦。因此只靠飲食控制血糖真的很難… …那時候醫生也常跟我說,就是調高劑量,因為我還是需要吃東西,胎兒需要營養,我那時的體重幾乎沒有增加,維持在58好幾週。也需要保持心情愉快,所以該吃的還是要吃,打胰島素不是什麼壞事。因此後來才比較放寬心的吃東西,事實上到孕期最後三週我幾乎是大吃特吃,尤其在三餐之間,一直狂吃。

妊娠糖尿病一般來說會擔心胎兒過大、出生後低血糖、黃疸機率增加。但二寶仍然和第一胎一樣走小巧路線,一直過小。我甚至問醫生說,既然胎兒過小,那我妊娠糖尿的問題也就不嚴重吧,正好讓他變大一點啊XDDD好啦事情也沒這麼簡單,不過因為我有妊娠糖尿加上胎兒過小,所以是高風險產婦,在38週就去催生了(一整個和第一胎路線一樣啊)

前期密集的看整脊,中後期密集的看糖尿病,一整個都在看醫生啊… …只能說幸好我是無所事事的家庭主婦(?)很好約診,不然如果要工作光是喬時間就很頭大了。妊娠糖尿的藥算是整個孕期的一筆額外的大開銷,平常看診、抽血檢查那些頂多copay 10鎂、25鎂,但胰島素、針頭、血糖機試紙都要花錢,像胰島素一支藥25鎂、45鎂,有一次領藥就噴了一百美金,夠我看好幾次門診XD

說到refill,我們也是經過這次妊娠糖尿才了解美國的藥局領藥運作模式,藥局就是平常的cvs, walgreen這些有藥局的商店,在看醫生的時候他們都會詢問你的藥局是哪間,就找離家最近或者領藥方便的藥局即可,通常要背一下地址,這樣就可以迅速讓他們key in 資料。看完醫生後如果有開藥,診所會通知藥局,藥局準備好藥包之後會傳簡訊或者打語音電話通知你去領藥,領藥時再看需要付多少藥費。如果是一次性的要這樣就結束了,但如果是慢性病或者需要長期服用的藥,就需要refill。我們一開始不知道怎麼refill,以為會自動refill,所以還傻傻的等藥局通知,後來才發現根本不是這樣運作的。首先呢領藥的的時候藥袋上除了病患資料,還會有藥物的rx碼,這就是藥品的代碼,如果需要更多的藥就打電話或者用簡訊告知藥局該藥品的代碼,就會幫你refill。像我的糖尿病有兩種胰島素、打胰島素的針頭、血糖機試紙、血糖機針頭這幾樣,因為消耗速度不一定,所以需要補充的時機也不一樣。而且有時候必須要提早幾天預訂,藥局庫存不一定有。另外也要跟醫生確認哪些藥品還需要使用,我們第一次refill就把上一次醫生開的都refill一次,結果領到了四支長效型胰島素,偏偏我其實根本不需要施打長效胰島素,導致現在有超多支還躺在我家冰箱裡。

然後產期最驚險的事件是在34週的時候,在滿34週的那天半夜我一直肚子痛,覺得肚子很緊,我大概痛了兩個小時才驚覺,我在宮縮!然後開始拿計時器測量,發現已經達到要生產的那種頻率,於是趕快打電話到診所(我自己打的,我老公還一直覺得有必要嗎~ 🙄 ),診所人員一聽就要我們趕快到醫院,我一整個很緊張,不會要生了吧,才34週欸!那天很冷半夜兩點多我們抱著Mosa上車,他馬上被我們吵醒,一路到醫院。一開始還以為是到平常看診的地方,但門都沒開啊,打了電話才知道是要我們去產科報到,我們就這樣踏進產科了。

進去之後開始綁監測,測宮縮跟心跳,然後就可以看到那個宮縮有多頻繁!然後埋IV管,只能說護理師技巧很差,我流超多血!我其實忘記在台灣生的時候有沒有這麼痛,但是流的血量真的超多!而且手也很痛,只是跟宮縮比起來還是肚子比較痛><然後開始注射生理食鹽水補充水分,他們表示水喝太少也有可能引發宮縮。也有打一針減緩宮縮的藥,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先打肺泡成熟針,以免寶寶真的早產,然後…肺泡成熟針好痛!!!要打在大腿,真的很痛。我覺得也有可能是因為那時候宮縮實在太痛了,以至於各種痛都被放大。然後我也被內診,也… …好痛,整個半夜到清晨都在痛。

後來檢查出來應該是陰道感染導致宮縮,所以就吃抗生素,早上的時候宮縮已經減輕很多,我們就被放回家了,結束了驚險的一夜。那時候打肺泡成熟針,護理師還說因為我還沒找好兒科醫生,所以他們先幫我指定院內的兒科醫生,我一整個覺得嬰兒好像那時候快要生出來了QQ肺泡成熟針要打兩劑,所以隔天一大早(因為第一劑是清晨六點打的,兩劑要間隔24小時)六點又去產科報到,打第二劑。然後吃一個禮拜的抗生素結束這次可怕事件。

不得不說Mosa真的很乖啊,半夜被我們吵醒,也沒哭鬧,一路安靜地和我們到醫院,然後乖乖的被爸爸抱著一整夜,最後和爸爸克難地坐在椅子上睡著,直到一大早護理師發現,才幫他們換一張比較大比較舒服的椅子休息,不然一整夜他們父子倆都坐在硬梆梆的直背椅子上。每個進來的護理師都說第一句:Mosa好像爸爸啊! 第二句:Mosa好乖啊! 真的!他真的很乖,難他這樣跟著我們奔波就覺得沒後援真的不止爸媽辛苦,小孩也很辛苦。

至於這次驚險的半夜急診經歷花了多少醫療費用呢?答案是30美金,第一天15鎂,第二天回去打第二劑肺泡成熟針也是15鎂。感謝我(老公)的保險,每次看診或者hospital visit都只要copay$15即可。帳單列出了各種檢查跟服務的價錢,總額一千九百多美金,但是保險cover後,我只要付30美金即可,感恩保險,讚嘆保險!

然後因為藥物的關係,我的血糖也變得有點不穩,早晨空腹血糖有上升的趨勢,於是就被建議要在睡前施打長效型胰島素,直到藥效過去,血糖恢復正常。於是大約有一個禮拜我的行程是:起床空腹量血糖,早餐前打胰島素,飯後一小時量血糖,午餐前打胰島素,飯後一小時量血糖,晚餐前打胰島素,飯後一小時量血糖,睡前打胰島素。扎扎扎、戳戳戳,搜集針筒的空罐子以驚人的速度累積。原本覺得自己很可憐,但那時在媽寶板看到有人安胎的心得,打更多針,花更多錢只為了保住寶寶,就覺得自己已經很幸運了。

最後最後,(到底有多少事件?)因為胎兒過小,我們回台灣的時候就有去婦產科照超音波(那時候就有心理準備了)29週的時候,醫生就說小孩大約小兩週。回美國我們也告知診所這個狀況,於是他們就安排我去另外一家看高風險的婦產科再照一次超音波,算是很詳細的那種超音波,跟高層次那種差不多,醫師照了很久也表示胎兒有落後兩週,並建議我每週都要照超音波追蹤。那時候大約是32週。於是我就享有(?)不同於美國常規產檢的三次超音波待遇,多照了好幾次XDDD而且保險copay只要15美金,比台灣自費超音波還便宜啊!而且就是在32週這次的超音波才發現,原來二寶不是男孩,是個女寶啊啊啊啊!20週的高層次到底看了什麼!

然後在36週照超音波的時候,醫師突然很嚴肅地表示,他們覺得我的胎盤血流有點問題(阻力太高?)考量我的狀況:胎兒小還有妊娠糖尿,他們建議我週末就去催生,到時候生出來的時候剛好滿37週。我一整個很驚嚇,因為我媽那個週末才抵達美國,我們禮拜六要去機場接她。我就很認真地問醫生,晚個一兩天催生可以嗎,我禮拜六要去接機XD醫生就勉為其難地說,不然週四再去照一次高風險的婦產科,那位醫生是Albany看高風險的權威,看她怎麼說來決定什麼時候催生。於是我們就抖抖的再照一次,結果醫生覺得一切都很正常,什麼血流阻力並沒有這問題,而且超音波估計胎兒大約2300g,(ob診所估計1800g),醫生表示可以不用急著在這週催生。我整個鬆一口氣,因為我什麼都還沒準備好啊,嬰兒床還沒組、寶寶衣服還沒洗,待產包完全還沒打包XD

於是週六去JFK接我媽,那天還有閒情逸致去costco採購、去Jacadi特賣會,去吃泰國料理。(那時後紐約疫情才剛開始出現而已)然後下禮拜一,也就是37週,看診,醫生說ok~那就來安排催生時間吧,38週如何?我愣了一下,我已經做好37週就要去催生的心理準備,(因為上週看起來一副早點催生比較好的情勢)結果現在居然要等到38週。醫生表示既然高風險那邊覺得沒問題,那我們還是把寶寶放到滿38再出來比較穩妥,畢竟38週才算是完全成熟了,於是敲定隔週一去催生。在36週以為要催生的瞬間我們閃過超多念頭,要怎麼去接機?沒有幫手Mosa要怎麼安置,然後覺得無後援家庭要生二寶真的很艱辛啊… …幸好最後是順利解決

以上就是我落落長的孕期抱怨,跟第一胎比起來是否真的命運多舛,過的一點也不舒心啊… …只能慶幸Mosa真的很乖,隊友真的很罩。Mosa很能夠自己玩,不吵鬧,讓我有很多時間可以休息。隊友不只照顧Mosa,偶爾(常常?)要身兼家庭煮夫下廚煮飯,他的煎餃越來越專業了。而且他們兩個一路陪我看了好多醫生,花了好多時間在等待上或者坐在旁邊的椅子,幾乎是全程都有參與。也謝謝摸沙的玩伴安東尼一家人,在孕期老公出差的時候收留我們好幾天,我幾乎是把摸沙丟給他們照顧,早上摸沙起床和他們吃早餐,我可能還在睡覺XDDD雖然身體有很多狀況,但我幾乎只需要關注我的身體狀況,不需要去煩惱大寶或者其他問題,這真的要感謝我的乖兒子和神老公,以及好朋友。

回顧這孕期,已經要封肚了,再怎麼多的抱怨也還是感謝上天讓我平安生下寶寶,說辛苦回頭來看其實也還好,能夠順利生下來才是最重要的,不管如何,這就是最後一次啦!懷孕這種神秘的人生體驗,我搜集兩次,很夠了,也心滿意足了。謝謝我的身體我的子宮,為我帶來兩個小孩(對啦還有老公的兩條精蟲)小孩圓滿了我的人生這種話聽起來很肉麻,但看著兩個小孩真的有種滿足感。

我的,孩子,源自於我的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